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泉水叮咚

泉水叮咚------我是一泓清泉 流淌在山间。

 
 
 

日志

 
 

【转载】家乡的苦苦菜(原创)  

2015-02-03 19:15: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牵着蜗牛散步《家乡的苦苦菜(原创)》
                                                                                 作者:喜京
         在我家乡,苦菜是一种极普通的野菜,人们都叫它苦苦菜。
        它适应力很强,不论在瘠薄的荒山野岭,还是肥沃的泊地堰边,一旦生根发芽,就拥有了一席之地,开辟了一方天下。它任劳任怨,享受大自然的恩赐和考验,吸收日月精华,吮吸雨露滋润,吐一缕新绿,纳一方净土,茁壮成长。昼夜变换,风吹雨打,静心吐纳,无所撼动。严寒来临,敛起新绿,根部在泥土里凝聚力量,待春暖花开之日,又会顽强地破土而出,报春归来。细长的叶子,绿意浓浓,青翠欲滴,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苦苦菜有着一种不屈不挠的顽强精神。著名作家冯德英的长篇小说《苦菜花》,描写了胶东昆嵛山区,抗日根据地军民反扫荡中所进行的英勇顽强、不屈不挠的斗争,以仁义嫂一家的际遇为主线,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普通而感人的革命母亲的艺术形象。小说以“苦菜花”为名,可谓寓意深刻。
         苦苦菜虽然很普通,但在我们胶东人的心里,却是情有独钟的。苦苦菜,性寒味苦,叶绿根白,整棵都可食用;还能清热除火,明目,消炎,止痛。洗澡时,放几棵盆里,不会生疮疥,不长痱子。用苦苦菜沐浴过的皮肤,光滑极富弹性。用苦苦菜熬水喝可增强人体抵抗力,减少疾病的发生。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上下,三年自然灾害,让人们苦不堪言,饥饿是那个时代的主题。野菜,树皮,草根,树叶,花生壳,凡是能充饥的东西,都成了人们赖以生存的食物;树叶和花生壳一类的东西,虽然能吃,却使人排便困难,易得浮肿。全村一百七八十户,就有一百多户得浮肿的。
         我家免于此难,得益于我的母亲。
         许多野菜过了季节,就已成了草了,而苦苦菜却独秀于林,常年可食。并且剜掉的苦苦菜,只要残剩一点根部,还会发上芽来,嫩嫩的,绿绿的,像开春刚发芽时一样;母亲剜了许多,晾干了备用。在没下霜之前,她还挑着担子,到山里剪了许多地瓜蔓,回家,剁碎,晾干储备着。寒冬腊月里,用苦菜合着地瓜蔓插渣,充饥又祛病。熬过灾荒,平安无事。
         母亲常常提及此事,告诫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早做打算,有备无患,一生平安。
          灾难让家乡人尝尽了苦头,苦苦菜让家乡人从中受益。
         如今,生活好了,苦菜则成了人们生活中的美食。初春的阳光刚刚洒满大地,荒山野岭还被一片枯草覆盖着;在向阳坡上,一些女人便开始剜菜了;她们围着花头巾,拐着篓子,手持小鐝或铲子,在草丛中寻觅着。第一茬的苦菜蕴含了一冬的力量,营养价值最高;嫩绿的叶子,诱人,喜人,迷人。她们说着笑着,一篮一篮的苦菜,拐进了农家小院;女人们总爱坐在院里或街上,择苦菜,一边把枯叶儿剔除,一边拉着呱儿,说笑声常常溢在大街小巷……
        苦菜的做法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爱洗净了,直接用苦菜蘸酱吃。最原始的做法,就是泡豆子插渣;用水将豆子泡好后,在碓具(石臼)里,用石杵捣出粕来;苦菜择干净,洗净,剁碎;锅里添些许油,慢火细烧,将苦菜倒入锅中,再把粕子倒在上面,然后再进行不间断的搅拌翻炒,火不要太急,否则就会糊锅,直到炒熟为止。另一个方法,就是用豆面,这样比较简单,将洗净剁好的苦菜,用豆面拌匀,放在漏盘里,上锅蒸;或团成渣団,上锅蒸,蒸熟就可慢慢食用。
         说到这里,倒引出了一个小典故:渣团自尽。老辈人日子艰难,生活悲苦,没了奔头;将渣团捏得结结实实,大口咬下去,大块向下吞咽,结果渣团噎在食道内,就会将人憋死。那个穷苦的年代,不少人, 都是用这个法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过,这已成为历史了。
        我母亲自创了一个做苦菜的方法,苦菜做出来,香气四溢,润喉养胃,通肠排便,吃后身轻气爽,格外舒服。
         做法很简单,将苦菜择好洗净,不用剁;用葱、油、姜,爆一下锅,放上几片肉,翻炒一下;再加上水,烧开了;然后把放在盆里的整棵苦菜拌上豆面,向锅里丢放;完后,再盖上锅盖,烧火;滚锅后,根据个人口味儿,若爱吃苦的,早停火;若让苦味淡一点,则加烧一会儿,苦菜的寒性就降解了,苦味儿轻了。掀锅后,青白相间的苦菜,浸泡在相当一部分汤里。这样吃起来,一般人都适宜,汤菜一起食用,清香扑鼻,爽口祛病;吃上热腾腾的一大碗,感觉浑身汗毛孔都张开了,全身通透。我从小最爱吃母亲做的苦苦菜。
        如今当我离开家乡,走上工作岗位,总会想起母亲,想起母亲做的苦菜。思乡的情愫,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强烈,带着苦菜淡淡的苦味儿,侵染着我的心境;夜深人静时,那种心情,尤为难耐。我不能自已,便携妻儿回到家乡,享受一下,母亲双手捧上的一大碗热腾腾的苦菜。妻子也学会了苦菜的做法,母亲便常常托人,捎来一些择得干干净净的苦菜。
         夜里我常常做梦,母亲和一帮女人,拐着篮子,拿着铲子,在家乡的山上剜苦菜。山野上,开满了黄色的苦菜花,那一朵朵小花,星星点点,闪闪烁烁,馨香阵阵,丝丝缕缕,扑鼻而来……
         苦菜的味道,已伴着思乡的情感,在我的心里,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那种思乡的情怀,已和对苦菜的满怀情思,融为一体了。分不清哪是苦菜的味道,哪是思乡的情感……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