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泉水叮咚

泉水叮咚------我是一泓清泉 流淌在山间。

 
 
 

日志

 
 

轻轻地你走了(原创散文)  

2014-10-24 10:35:1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东晋诗人陶渊明有一首诗:“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这首《归园田居》一诗,描写的是那种脱离官场的束缚,回归田园生活的情趣。那种身处大自然,乐在其中,尽情享受田园风光的情愫多么让人向往!那种远离官场之争的释然情怀,以及他那种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精神,多么让人钦佩!我也曾过着这样静谧的田园生活,然而由于种种生活的羁绊,打破了我的田园生活之美梦,使我平静的心情支离破碎了。唯一的那只鸡也让那只可恶的黑狗咬死了,看着那只大芦花静静地躺在鸡窝里,我伤心至极。
     芦花,听老人说,家里不养一只鸡,独来独往流流落落的,对主人不吉利。要么再买一只,让你有个伴儿,要么就杀掉吃肉。我不忍心,因为你已为我立下了汗马功劳,下了那么多的鸡蛋,我不能因为你不下鸡蛋了,就卸磨杀驴。昨天我还拿折叠椅吓唬你呢,你知道吗?我也很烦呢,你想我整天窝在家里,一天三餐无所事事,想干一番事业可是总没有用武之地,我能不烦吗?脾气能不暴躁吗?我正在做饭,你突然大摇大摆地走进厨房,吃地上那个菜叶,我提醒你两次,你都无动于衷,我把你赶出去,你又走进来,我能容忍你么?于是我特生气,一种无名火燃烧起来,拿起那把折叠椅向你砸去。我把椅子扔到院子里,你也吓得惊慌失措,见势不妙叫着飞远了。
     芦花,你知道吗?那把椅子让我摔坏了,我心中压抑的愤怒也甩出去了,好痛快!其实我对你没有深仇大恨,我是让生活折磨,无处诉说,只好拿你做靶子。孩子上学了,中午不回家,我和谁说话呢?心里的委屈和愤懑向谁诉说?我去上班没人照顾孩子,也没有人饲养你呀,你以为我的日子就好过,我这是在做无期的监牢!我知道你也很孤独,总是一个人在院子走来走去,很没意思。那些野狗整天在大街巡视,无恶不作,吃着山珍海味,也不给你们这些为人类作贡献的鸡一点生存的空间。只要他们见到你们的身影,就是他们的一顿美餐。所以,我把你关在院子里,不让你出去。即使这样保护你,我在屋子里看书的功夫,还是让狗有了下手的机会。
     芦花,自从我把你们这三十只小鸡仔带回家,也曾给我带来很大的乐趣,我从你们的身上也学会了不少做人的道理,让我受益匪浅呢。刚出生的小鸡毛茸茸的,有金黄色的,有乳白色的,还有花白的,纯黑色的,特可爱。儿子放学回到家,放下书包就欣赏你们。把你们放在手里玩个不亦乐乎,以致忘记写作业。我给你们很高的待遇。我让你们住新房子,地上铺一些锯末,怕你们受凉。我给你们吃最有营养的食物,每天喂你们一碗小米,饮水,给你们菜叶吃。你们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我很欣慰。天天盼着你们早点下鸡蛋,给孩子煮鸡蛋吃,增加营养,这可是绿色环保的鸡蛋。
     你们渐渐地长大了,有了飞翔的翅膀,总想飞出去见见世面。我想也是,总不能养在屋里吧。我把你们放到院子外边的那片小树林里,夹好篱笆,给你们搭了一个窝。这片小树林可比屋里环境好多了。阳光透过树叶洒满一地,林子下边有水灵灵的小草,还有小虫子,野花也有,你们一边用爪子刨着小虫吃,一边在树林里撒花地跑来跑去。公鸡们捉到小虫,东张西望地发出邀请,招呼你们先吃,似乎有点女士优先的风格和度量。有时蛇出没的时候,只要谁先发现,谁就赶紧发出信号,招呼大家注意安全。这真让人感动!
     我以为这片小树林是你们安全的避风港,只要你们不被大雨淋坏,你们就长期住在这里。你们真得成熟了,长大了。几只公鸡和那几只漂亮的母鸡都谈情说爱了。那天清晨我忽然听到,有几只公鸡在稚嫩地打鸣。它们伸长了脖子,站在树梢上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着太阳鸣唱,我一阵欣喜!处于青春期的你们不好管理了,总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涉略新奇。有几只鸡飞出了篱笆,正好让闲游的野狗看到,遭到了不幸!我很伤心,好不容易把你们养大,没想到却先成了狗的美餐。地上的鸡毛一片狼藉,我指着这一地的羽毛对儿子说:“看,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那几只鸡太另类了,总想找机会飞出去,不知道自己的安危。你总是不完成作业,总是站在教室的角落里罚站,和同学们格格不入,你也算是另类了。”我从这几只鸡的殒命吸取教训,这里不安全,我得把这些鸡赶到院子里去,从新给你们安家。为了你们的安全,我把篱笆拆掉,把原来的鸡舍也拆掉。
     我让你们住上舒适安全漂亮的鸡舍,可是这些鸡并不领情。“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你们的思想顽固不化,宁可在原来的鸡舍被雨淋着,也不肯搬迁。你们对拆 迁很有情绪,那天晚上我去把那只大公鸡抱回院子里,他却对我下了嘴,用嘴啄我不愿搬回来。我就抚摸着它的羽毛安慰它:外边有黑狗,正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你们呢,走吧,回新家吧!你有翅膀,有爪子,也敌不过这些黑狗。经过很长时间地开导,终于不回旧舍了。
     白天我上班,这些鸡就在我家附近玩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家的母鸡能下鸡蛋了,公鸡也能打鸣了,个个膘肥体壮,羽毛丰满。路过的人看到它们都夸上几句,我也很高兴。看着你们跑来跑去,放松了对你们的管理。那天我给你们喂食,我一点名发现少了四只。我到处找,到出招呼你们的名字,像丢了自己的孩子,割舍不下。星期天,我去前院串门,我发现那几只鸡我很面熟,我心里一动,我没言语。那只公鸡还啄我的脚面呢,因为我每天给它喂食,他总是这样啄我。我侧面询问,人家说是自己家的,前天在集市买的。都说买鸡不买邻居家的鸡,因为他会跑回来。可是他家整天关着大门,即使我家的鸡再有本事,都飞不回来。我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丢就丢了吧,剩下的这几十只鸡我也关上大门,不让他们出院子。每当我下班回家,打开大门的时候,它们就从不同的地方,扇动着翅膀飞出来,迎接我。有的从影壁前的小竹林里飞出来,有的从花丛里飞出来,还有的从沙土里正在洗浴,看到我也赶紧甩甩羽毛,抖落身上的沙土飞过来。我从仓房里拿出鸡食喂它们,看他们争着抢着吃食物,也是一种快乐。然后我从鸡窝里捡拾鸡蛋,一个,两个,三个,一共八个鸡蛋,今天有三只休息了。一个个溜圆的大鸡蛋,令人欣喜。晚上,煎鸡蛋裹烙饼,一道绿色的菜肴,吃在嘴里香喷喷的。
      每天下了班喂鸡,捡鸡蛋,是我必做的事情。那是一种返璞归真,田园生活的享受,工作一天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到了家里总有无限的惊喜。也不知为何?那几天我下了班给鸡喂食,总也见不到鸡蛋,我很纳闷。这些鸡照常吃食,精神也很棒,不像闹病的样子,怎么不下蛋了?天气也不热呀,如果是伏天太热,鸡就歇伏了。冬天太冷,鸡也不下鸡蛋,也情有可原。难道你们也鸡体  罢 工?空吃粮赏,不各尽其职了?太让人不可思议了,我决定断了它们的食物,不再喂它们食吃。院子里有小草它们就吃草根,渴了就喝点雨水。这些鸡也没有情绪,在院子里跑着玩,公鸡照样打鸣。我百思不得其解。
      双休日,我整理院子,来到那个小木棚子前,我发现一只鸡从那小木箱子里走出来了。我上前一看,一阵惊喜!满满一箱子鸡蛋,我数了数三十多个鸡蛋。我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赶紧把这事向家里人说了,大家都埋怨我错怪了芦花这些鸡们。原来家里的那个小狗总是追赶他们,他们觉得不安全就改别的地方下鸡蛋了。我如梦方醒,我是错怪了他们。我没有进行调查研究,可他们还一直默默无闻地坚守着。幸亏我不是领导,不然就把那些勤勤恳恳工作的人,心伤透了。看来光坐在屋里看书,不走出去看看情况,不深入基层调查情况,是不行的。其实那只小狗才是被调查的对象,让这些踏实肯干的人,遭到了不应有的不公平的待遇,蒙受了尘冤。
      我太目光短浅了,让芦花这些鸡们受了委屈。正是产蛋量高的时候,突然来了疫情。这些鸡噼里啪啦一两天的功夫,全得了肠胃炎,我赶紧给他们喂药,但还是没有活下来。只剩下芦花一个鸡下蛋。我也没心思去捡鸡蛋,反正就一只鸡了。天气热了,芦花好几天都不出来找食吃,原来它孵小鸡,她要壮大鸡的队伍。她用她的身体和双翅掩着那几枚鸡蛋,认真地孵小鸡。没有公鸡和母鸡的踩蛋,是不能孵出小鸡的,因为这几枚鸡蛋根本就没有受精。我把芦花抓出来,阻止她的行为,可是芦花太执着了,总是一条道走到黑,它又跑到那里抱窝。我怕芦花身体受不了,大热天的不吃不喝怎么行?我把鸡蛋捡出来,它这才不抱窝了。
      都说鸡多了不下蛋,鸡少也不爱下蛋。芦花孤独地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没有鸡和它抢食物吃。芦花觉得很没趣,看见我的身影就跟随我,转来转去的。恰好碰到我不高兴还受到了惊吓,我觉得很对不起芦花。芦花产蛋量还是很高的,没想到却出了意外。我听到了芦花的救命声,它尖声鸣叫着受到了伤害。只可惜我跑出屋子,那只狗早已逃之夭夭。芦花的腹部流血了,但它还是忍着剧痛飞回了窝。今天早晨,芦花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芦花终于走了。我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
      我把它漂亮的羽毛拔下来,做一个鸡毛掸子,留作纪念,我要让这个用芦花的漂亮羽毛做成的鸡毛掸子,掸走我岁月的风尘。我把芦花的尸体掩埋在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下面,让它化成泥土和梧桐树一起生长。芦花,如果你在重生的时候,就变成一只凤凰吧!
      芦花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羽毛。

轻轻地你走了(原创散文) - 泉水叮咚 - 泉水叮咚

轻轻地你走了(原创散文) - 泉水叮咚 - 泉水叮咚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