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泉水叮咚

泉水叮咚------我是一泓清泉 流淌在山间。

 
 
 

日志

 
 

【转载】那文字,携明媚的心情在旅行  

2014-11-05 16:10:3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文字,携明媚的心情在旅行

——捧读邹志华的《铜锚》大样后随感,亦为序

江有江的传说,河有河的故事、山有山的歌谣。然而,这些通过文字的形式,把思想流露出来、把情致体现出来、把兴趣挥洒出来,携明媚的心情在旅行中感悟一种意境,领略一种赏心悦目的风景……这就是《铜锚》扑面而来的一朵飘飘忽忽的云彩。

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是文学创作的土壤。从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中可知,没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巨大落差,就没有“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奇观妙景。之所以有此效果,根本原因是“飞流”的活力与奔涌。在这里,我撇开诗的语言特色不说,只强调散文的语言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有此特色。

“我家那船叫湖梢子,主要靠撑篙、划桨、摇橹、拉纤前行。顺风时,扯起布帆借风力航行,赶时间或遇激流常常用纤绳牵引。拉纤是体力活,纤夫常常以男人为主,当然也有力气大的女人,或半大男孩。遇逆流、险滩,一艘船需要几个或十几个男人一起合拉,一艘艘结帮分批拖过滩头,有时,也用钢丝绞车。钢丝绞车需要一锭大锚,把长长的的锚齿深深地扎进泥土里,或钩牢某一固定物,绞车固定在船前甲板的木轴上,几个人用绞棍按顺时针方向用力推转。随着钢丝在绞车上越绞越多,船就不停地向前移动,最终爬过险滩……”这是《昌江河上的记忆》中的一个小细节。这个小细节,给我个人的印象是:只要从生活实际出发,凭着鲜明的感受,锋锐的观察能力和深厚的感情、丰富的想象、深沉的思索,就会使我们的心灵受到触动、使我们的眼睛豁然开朗,进一步升华思想和情感更为纯洁,诉诸于文字后,变成一杯清茶、或一碗糖水,这样就会润泽读者的心里。第四、第五届茅盾文学奖评委,兰州大学博士生导师雷达认为:“散文,首先必须是活文、有生命之文,而非死文、呆文、繁缛之文、绮靡之文、矫饰之文。”

今天是重阳节。不知是梦的惊扰,还是这个老人节的触类旁通,把我对妈妈那久藏的心语扯开了一道大口。

夜很深,月很静,“妈妈”我又在把您想念……心随情而动,指间流动爱的印记,把含情的文字,连同此刻满满的、无尽的牵挂和浓浓的爱意寄付与您,愿它缠绕在您慈祥的心田,久留不散。

在这旅途漫漫,长夜遥遥,岁月凄凄里留下一份母子亲心的珍藏。因为您的爱,我愿付出孝您一生的真心;因为您的爱,我懂得感恩报答,珍惜收藏您的无私。这是《妈妈两章》开头的三个部分。厚实的语言,不仅深深地倾诉着灵魂的颤栗,传导着作者的体验与渴望、亏欠,以及一往无前的、无处不在的情怀。这种表述方法,激发出了作者个人的心态、提炼出了作者的境界,无意识地渗透到自己的作品之中,形成一种既可观又可感的气势……从而产生共鸣、产生启迪。正像黑格尔所说:“这是一种抒情的飞跃,从一个观念不经过中介就跳到相距很远的另一个观念上去”……可见厚实的语言,是由作者人生经历、生活提炼所成就的。

文字,也是言语的载体,更是心灵的盛宴。文字能让人感受到温度,充满火热的情感,具有其色彩与意韵的独特之美,或婉约、或豪迈,或悠扬、或灵动,或深意、或恬淡,或哲理、或抒情。而《妈妈两章》的字里行间,同样散发着悠悠馨香,别有一份雅致。

“剪段光阴,描一抹心语;倾听莺鸣,掬一捧温柔……返航静谧的心,追逐鄱阳湖的那段深情。一樯白帆,在无风中诉说艰难的远行;一锭沉锚,激流中稳固生存的安宁;一折竹棚,挡住生活的风雨;一根桅杆,树立了人生的自信。

倚墙听风,仰望苍穹,古老的水乡泽国写满了浅浅的河道。一担情愫在双肩流走,一抹微笑暗上桅梢。流年静好,惟愿,天涯海角有你一路伴行,走向人海茫茫,走向它山之石的黎明。”《鄱阳湖那段深情》开头两段就不俗。无论从语言的形式说,还是从意象的表现手法,都在升华、都在体现……说到这里,我想起周作人在现代散文理论基石性文章《美文》里的那句话:“现代散文是‘记述的,是艺术性的’,这是第一次对散文的‘体’有了清晰的认识:从经验的意义上说,它是‘记述的’;从审美的意义上说,它是‘艺术性的’。”周作人还在《美文》中明确指出:“现代散文‘可以分出叙事与抒情,但也很多两者夹杂的’。”作者以其独特个性的笔角,不同的视角,完成了恰如其分的抒情,当然也不会过于奢侈。

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是文学创作的土壤。散文写作的领域是宽广的,不过着眼点还应是自己的周遭和熟悉的生活本身……常能把一水一石,一草一木信手拈来当作题材,从毫不起眼的一件小事、一些场景,锤炼出一种精神境界,确有一股“蓝天,飘过一朵白云”之美感和享受。

“茂密的桂叶隙间,散落无数光斑,细枝随风起舞,变幻着阑珊……地面黑白图案清晰跳入眼帘,唯恐即时偶尔的怪影,疏忽间略带稍许的心噤,不免有些啧怨,那盏月过分懦弱、纤细,促成丑恶的暗藏。树阴下,抬头仰视,松开稀疏的光丝,似织女千般柔情涟漪,心碎残垣,撒下无数泪点。”这是《那盏月》中的第二小段文字。 如何营构意境?上述的文字给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用客观物象去表达主观情感。怎样表述呢?古人是“真境逼而神境生”。这句话的大意是:“用客观物象组成一个有利于表达逼真的画面,以激发读者的想象,使他们身临其境,体味作者所要表现的情感。”如何构建这样的画面,我认为,首先要分清楚什么是主景和什么是副景,副景如何为突出主景服务。《那盏月》不仅散发出了沁人心脾的芬芳,而且清新,明丽,给人以优雅、脱俗之感。

曾任《秘书》杂志主编的吴欢章在《提倡小诗》里说:“最能显示诗的特质。当今某些新诗为人所诟病,其一就是言多意少,散漫见冗长。”短诗虽形式短小,但题材并不必是小的,可以做到“一花一世界,一瓣一如来”的效果。吴欢章还说:“诱发读者联想到更广阔的社会生活,体悟出更高远的人生境界”,却更能够集中表现作者的思想感情,真切体现出诗歌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

斜倚窗前戏捉影

山坳风声呼呼惊

似泉迎面凉清

叶触门窗瞬出音

你来了?

猜是风过留名

……

这是《还我一双脚印》开头的诗句。据说有一天,苏东坡拿妹妹的凹眼凸额长相开玩笑地随口而出:“未出堂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前。几回拭泪深难到,留得汪汪两道泉。”这个有才情的苏小妹当然要针尖对麦芒,眼睛骨碌碌一转后,立刻反唇相讥哥哥:“一丛哀草出唇间,须发连鬓耳杏然。口角几回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这首诗,说的是苏东坡先生不修边幅,所以,她就把那乱糟糟的络腮胡子形容成了一丛破败的哀草。对于诗歌,我个人认为写实是一种能力,写虚也是一种能力,两者合二为一后更是一种重要的能力。要做到这一点,不但需要深厚的文字功底,也就是所谓的“实”;同时更要有给读者营造想象的空间,也就是所谓的“虚”。诗写得太实,则不能给人想象的空间;太虚,则流露空泛无实质内容,令读者读后,一股“索然无味”便顿上心头。只有“虚”与“实”相结合,才能成就好诗。从一定意义上说,没有虚则没有诗,但也不可能完全彻底地游离于现实生活之外。

任何一个作者,只有把文字看成自己的手足,那么心就会多了一份依靠;只有把文字当成可信的朋友,那么心就不会寂寞。当然,诗人们如果把文字剪成海边的贝壳,倾听来自大海的声音;把文字剪成一枚红红的枫叶,感受很美很绚烂的人生;把文字剪成冬天里的一捧雪,弹奏出来强烈颤动的韵律……那更是“一瓣心香,几许芬芳,诗句佳酿,品味绵长。”让“那文字,携明媚的心情在旅行”中轻舞,绽放出一段喜悦。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