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泉水叮咚

泉水叮咚------我是一泓清泉 流淌在山间。

 
 
 

日志

 
 

【原创】走向悲剧的《水浒传》(文艺评论)  

2014-11-19 19:30:07|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欣赏鹏鸣先生《世界文学简论》之《折翅的乌托邦》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刘欢的一首《大河向东流》歌曲,让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家喻户晓。在影视作品里,人们更多的还是欣赏里面的人物故事,侠肝义胆的英雄群像。至于作品里的主题意义却很少有人问津或者乐此不疲。正所谓:仁者看仁,智者看智。不同人的思想价值观,对《水浒传》有不同的看法。今天,欣赏鹏鸣《世界文学简论》一书里的:《水浒传:折翅的乌托邦》这篇文章,让我对《水浒传》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原来我并没有正真读懂这部作品,只是肤浅的认识而已。
     《折翅的乌托邦》文章的题目新颖别致,富有新意,一语见地,引人醒目。折翅的乌托邦---不能实现的理想空无的社会。这是借喻的修辞手法,形象生动,好文章还需有靓丽的题目。请欣赏这篇文章:

     “《水浒传》叙述了梁山泊108人的故事,书中无数英雄豪杰在梁山这一方乐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小秤分银,好一副仁侠士气、快意恩仇的热闹场面,不过故事的最终仍是黯淡了它的色彩,这正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即便最终是个寥落的结局亦挡不住我们对那一场如梦般的乌托邦的怀念和向往。”(文章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寥寥数语,一幅任侠士气,快意恩仇的热闹场面,冲击你的视觉。但作者笔锋一转,如此恢弘浩荡的热闹场面,却让故事的结局黯淡了它的色彩。引向他要说的话题:寥落的结局挡不住我们对那一场如梦般的乌托邦的怀念和向往。)

     这篇文章没有评论《水浒传》的艺术创作,而是从它的思想内涵,从它的灵魂入手,去分析这部作品所反映的现实意义和历史的沉重感所带来的本质上的内涵。主要从三个方面来论述的:即悲剧的原因,悲剧的力量,悲剧的启示。

      一 《水浒传》与侠文化有很深的渊源。(这是悲剧的原因,也是这一部分的中心句)

     “《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在上山之前,多半是一方豪侠,他们向往的就是乌托邦式的生活,追求的是不受任何人的气、随心所欲的境界,他们“不怕官司,不怕天”,无拘无束,任情任性。这时,他们的人格是独立的,精神是自由的,具有侠最可贵的气质。”(肯定侠文化,有独立的人格,有可贵的气质。)

     “ 梁山好汉替天行道、扶危济困的壮举,他们之间情逾骨肉、生死与共的义气,他们那些无法无天、豪迈洒脱的行为,都是仁侠的表现;他们的偏激嗜杀,他们的“不近女色”,他们的恃强蛮横,也都是游侠习气的残余。”(进一步分析侠文化的优点与不足之处,客观地评价这种文化的利弊。)

     “ 侠的主导精神就是锄强扶弱、重义轻利。《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提出“替天行道”的响亮口号,把这种侠义精神进一步发扬光大。他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不义之财。杀不义之人,救生民于水火,置生死于度外,轰轰烈烈,侠气冲天。”(强调---侠的主导精神就是锄强扶弱,重义轻利。然而,侠文化也有他的不足之处,笔锋一转,评述梁山群侠命运的转折他的最大不幸就是招安。)

     梁山群侠命运的转折点是招安,而《水浒传》的最难理解之处也在于招安问题。(中心句)

    《水浒传》让梁山义军在两赢童贯、三败高俅的大好形势下,十分主动地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但接着又以冷峻客观的笔触描写了招安之后被迫攻打其他义军、遭受奸臣陷害、最后义军将领死亡殆尽的悲惨结局,用血的事实昭示出招安的下场。

      在侠的潜意识里,自由是最可贵的东西,而招安无疑就是给自己套上了一个 “紧箍咒”,所以梁山上侠气最重的武松、李逵、鲁智深等人都强烈反对招安。无奈,在上山以后,他们已经习惯于服从宋江,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宋江思想的影响。

      当宋江质问武松:“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武松也无言以对。他还是屈从了宋江,追随“哥哥”受了招安,历尽沧桑变幻,最后侠心成灰,遁世出家。一代豪侠就这样消沉下去了,上演了一出震憾人心的悲剧。

      在接受招安之前,梁山好汉的举动是出自天性,每一个人都显得那么生机勃勃、昂扬向上,充溢着阳刚之美。一旦成了“国家臣子”,这些天性桀骜不驯的侠痛苦地把自己束缚在 “忠”的规范里,盲目地四处征讨,丧失了自我而沦为统治阶级的工具。在为王前驱的战斗中,侠的精神灰飞烟灭,鲜明的个性被压抑得麻木不仁,于是他们成为一群庸庸碌碌的 “忠臣”,成为了为五斗米而折腰、对统治者感恩戴德的奴才!我们只能偶尔看到他们身上残存的一丝侠气,比如陈桥驿那个小卒挥刀的时候,比如众兄弟闹着要重上梁山的时候,这是侠最后的挣扎与微弱的反抗,他们其实也为自己的沦落感到屈辱和悲哀。

      那么产生这种“侠变”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儒家主流文化对侠文化的侵蚀。(总的概括)

     “在中国侠文化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它一直是一种非主流文化,尽管它对我们民族心理产生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但它并没有成为统治阶级的思想而处于一种边缘地位:既被排斥在主流文化之外,又被主流文化圈中的人广泛欣赏和向往,这就使得侠文化逐渐融进了主流文化的成分。

      在数千年封建社会中,儒家思想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人们或多或少总要受到儒家经典的熏陶,或多或少接受了儒家教条的束缚。儒与侠在精神上并非格格不入,这又为儒家思想占据侠客的头脑提供了可乘之机。随着封建秩序日趋完善和严密,侠文化中“儒”的成分越来越浓厚,最终使侠发生了质变,他们的独立人格消失了,依附性增强了;自由精神退化了,工具意识加强了。终于,侠由封建秩序的破坏者变成了维护者,由野性难驯、自由驰骋的骏马变成了忠心耿耿的家犬。”

    (具体分析侠文化蜕变的原因,那就是封建秩序日趋完善和严密。使侠文化中“儒”的成分越来越浓,最终使侠发生了质变,丧失了独立人格,退化了自由精神,变成了统治阶级的工具。)

     “ 宋江之所以是宋江,关键在于他的“忠义”,在于他具有原来的大侠们所不具备的“儒”的气质。儒家有一套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道德规范,以此来约束人们的行为,维护社会秩序,作为老百姓,对统治阶级要绝对忠诚、绝对服从。而侠的信条是“众人遇我,众人报之;国士遇我,国士报之”。

     宋徽宗昏庸暗昧,受奸臣挑拨,视梁山好汉为“盗匪”、为心腹之患,梁山群侠自然应该以“盗匪”报之,他们应该扰乱朝廷、杀进东京,这才符合侠的社会的游戏规则。

      但宋江并非如此,他以草野忠良自居,以“权居水泊,专等招安”自励,他不仅在口头上屡屡提及招安,而且付诸行动,不惜屈辱逢迎,即使处于忠不见知的逆境中仍然矢志不渝,甚至至死不悟:“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

     (分析宋江这个人物形象的转变原因和他的最终命运。宋江在这部作品里是一个中心人物,也使文章的脉络)在强大的儒家思想压力下,宋江最终还是认同了正统的忠义观念,完全丧失了侠的特立独行和傲岸不羁而成了一个循规蹈矩的儒家忠臣!”这一部分主要论述的是侠文化。

      二  一部《水浒传》,以招安为界,前半部侠气纵横,后半部则黯然消沉,生动地再现了侠的沦落。

    (这是对作品的总的评价。招安是这部作品的分水岭,同时也是群侠走向灭亡的里程碑。这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句子,招安是一场悲剧。)

      “ 宋江等人都在招安的“忠义双全”中实现价值的圆满,但恰恰因此而以悲剧告终。从个体来说是封建的道德观的根深蒂固造成的,从整个社会来说,这也同它企图建立的乌托邦社会理想的内在矛盾是分不开的。

      《水浒传》之所以成为历代皆禁的小说,“倡乱”、“倡盗”等罪名只是其表面的原因,真正深层的原因,是它表现出了与封建专制制度相对立的具有一定理想色彩的民主意识。在梁山上,谁有才德,谁的功劳大谁就当首领,它的“替天行道”的行动纲领也超越了一定封建皇权的道德制约,这一社会理想已经开始形成自己的政治伦理和经济伦理。(由政治理论和经济理论引出雅文化和俗文化的话题,结构紧密,环环相扣)

      “ 一般来说,雅文化系统的社会理想偏重于政治伦理,俗文化系统的社会理想偏重于经济伦理。《水浒传》中梁山好汉的相互关系反映了北宋时期庄主与庄客的等级关系,具有浓厚的雅文化的意味,但它要建构梁山泊这样一个现实社会,又必然以俗文化的方式来付诸现实。于是,水泊梁山这一农民的理想王国的社会制度和观念就偏重于雅文化的政治伦理和偏重于俗文化的经济伦理的撞击中形成了。大家互为兄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小秤分银,生活资料免费供给,没有私有财产和分配不均,不存在等级特权和贵贱贫富,这是一种充分表达农民理想的乌托邦社会。”(具体分析雅亚文化和俗文化各有所侧重,其实雅文化就是儒文化代表,俗文化就是侠文化的代表。)

      然而,支持这种“随才器使”的政治制度财产公有的经济制度的却是旧的政治伦理,也就是宋江多次提到的“忠”和“义”。在梁山泊中,“忠”已慢慢演绎为“忠心报答赵官家”的“忠”,这实质上就以否定了梁山泊理想社会存在的合理性,其次,“义”在起义的后期主要已不再是号召人们起而替天行道的纲领,而是蜕变成了束缚人的身心的封建伦理,因此,李逵虽然时有“杀去东京,夺了鸟位”的呐喊,终于还是出于“义”的禁锢,心甘情愿地为宋江毒死。

(忠---雅文化,义---侠文化。如果把“忠”比喻成舟,把“侠”比喻成水,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这里的水就是农民,这个舟就是上层阶级)

      三 悲剧的启示 。“忠”、“义”不能两全,宋江以小忠害大义,博得了一个“尽心”的伦理人格,却演绎了一出历史的悲剧;旧伦理不能建立新社会,梁山泊的理想社会也终于不能长存。(总结中心,结束全文)

“社会理想与现实伦理之间就是存在着这样的历史性的悖谬。从理智上讲,社会理想是诱人的,从情感上讲,现实伦理是不忍割舍的,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或许是所有悲剧的共同特征,而作为悲剧的《水浒传》,它的悲剧的原因、悲剧的力量、悲剧的启示,也都在这里。”


     读完鹏鸣的《折翅的乌托邦》这篇文章,让我更深层次地了解《水浒传》这部书的深刻含义。我们读一部作品,不光只看里面的故事情节,也不能单独的只欣赏它的艺术价值,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从这部作品中受到启迪。通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也就是看到它所隐含的历史意义。侠文化不可或缺,儒文化也不是完美无缺。在历史的长河中,农民的起义虽说都以失败而告终,但它毕竟推动了历史前进的车轮。今天,再读《水浒传》这部作品,让我从这部作品看到了人民群众的英雄气概和反抗精神,但是,我们更多的是从《水浒传》这部作品中吸取沉重的历史教训!

     

     【原创】走向悲剧的水浒传(文艺评论) - 泉水叮咚 - 泉水叮咚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